社会新闻 > 正文

一线民警战“疫”日记:盼疫情早日结束

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14日 11:56 来源:大发一分PK10

  大发一分PK10新闻2月14日电 (闫翔 黄蕾 彭悠)因疫情凶猛来袭,许多人不得不与亲人分离,快速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线。许文是茅箭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,这些天坚守抗疫一线,用文字记录下了战“疫”路上的点点滴滴。

  2.12 晴 关键词:坚守

  每天早上8点在分局集合、点名后,我们这些执行应急处突工作任务的民警就按照分工奔赴各乡镇、街办、村组、社区、居民小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我今年54岁,是茅箭公安分局年龄最大的应急处突工作队员,也是个头最高的那个。其他年青的同志笑说,我就是定海神针,每天早上集合,向我看齐的时候,就是心里最踏实的时候,也是新一天最有干劲的开始。好吧,我这个每天上前线,暂时没有被感染的老同志就当这个定心丸吧。

  没办法,自从疫情袭来,民警都陆续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因为这场疫情,所有人都过了个不一样的年。因为人民警察这个身份,我们站着不一样的岗,开展了许多不一样的工作。我们大队一共7个民警,除了唯一的女同志负责后勤保障和文字、统计工作外,其他人员全部来到了抗疫最前线,有在汉十高速十堰东出口处执勤的,有执守发热人员集中隔离点的,也有参与应急处突的。大队民警现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全部满负荷运转。

  54岁年纪很大吗?不,我还年轻!作为从警34年的老民警,在这个关键时刻,更要自觉站好这班岗。拿应急处突来说,哪怕街上没什么人,我们也要坚持每天巡逻,就是为了提高街面见警率,增加辖区群众的安全感。我们每天还要走进各个社区、门栋,一边宣传防疫知识,一边劝返出门的居民,看到有实际困难的顺带帮把手,也是常有的事。连续十几天的巡逻,武当辖区各个村组、居民区的工作人员都认得我了,叫我许哥、许叔、许老弟、许警官的都有。有请我帮忙登记买菜的,有跟我咨询新生儿办户口的,有跟我反映邻居下楼丢垃圾不带口罩的,有跟我反映居民楼墙皮脱落不安全的……那份信任,火烫火烫的。虽然没法为他们一一解决难题,但我还是尽力而为,能帮忙的尽力帮忙;帮不上忙的,帮着出主意;我也不了解的,找专家,问清楚了再回头告诉他们。我想,再过两年,干不动缉毒破案了,到派出所当个社区民警也不错。

  2.13 晴 关键词:牵挂

  上午巡逻的时候,二弟打电话来,说老母亲的褥疮贴快用完了,让我抽空回来时带一包。放下电话,心里一阵酸楚。

  母亲今年77岁,大年初二那天病情突然加重,不能主动进食,生活不能自理。大年初三,因为疫情全城交通管制,我们冒着风险把她送到医院,医生诊断为风湿干燥综合症,下了病危通知书,建议我们回家照顾。

  正月初五,我回到工作岗位上,两个弟弟就在家照顾母亲。归队之前,我拉着母亲的手,跟她告别,她点点头,冲我摆了摆手。我明白她的意思,是让我放心去上班,不要惦念她。怎么能不惦念、不牵挂呢?母亲生了我们兄弟三个,从来没拖过我们后腿,从来不肯为子女添麻烦。哪怕自己卧床不起,也不愿耽误我工作。

  我是家里的长子。母亲到了这个年纪,本该过着儿孙绕膝、安度晚年的恬淡日子。可是,因为警察的工作性质,我不能像别人那样,按部就班、朝九晚五、规律生活。早出晚归、加班、出差都是家常便饭,遇到紧急情况随时出发,也是常有的事。就像现在,照顾母亲的事,只能交给弟弟;照顾孙女的事,只能交给妻子。对父母、弟弟、妻子、儿子、孙女,总有亏欠。

  今晚交班,我要回家一趟,在母亲身旁守一夜,换两个弟弟休息一下。这该死的疫情赶快过去吧!我要给父母、弟弟、妻子、儿子、孙女做两顿好饭;我要带父母到广场听听戏、晒太阳;我要带孙女去四方山赏花、踏青、放风筝!(完)

(编辑:刘莉莉)
关键词: